_(:3」∠)_至今不会打领带的豆子
我、我很垃圾的
我爱艾因!!他怎么这么好!!!
唔mu头像是媳妇儿给我的生日贺图(人设)wwww
岛2来绿水灵找我玩呀w
沉迷启灵无法自拔x
别、别说耳朵了,
我只是很喜欢猫咪/符离耳朵啊!

是迷你杰克!(滤镜拯救世界)

是一只跟杰克提出要亲亲之后就在下一局不溜他了的奈布?!

www迟到的520快乐

我我我我我我我终于呜呜呜

(佣杰)“佣兵之城”(2)

有“园丁小姐第一喜欢医生第二喜欢斯凯尔克劳(就那个稻草人)第三喜欢莱德鲁斯罗(私设稻草人)”的设定
有“庄园主为求生者与监管者进行四人放假并允许离开庄园一会儿”的设定
有“杰克他们到达的城市名为塞雷德罗”的设定
渣渣文笔二次警告

奈布睁开了眼,没有刺眼的阳光骚扰的清晨真是让人畅意……
  然后他不经意地眯眼看见了窗边的落地钟那根最短的针指向的十二点。
  “嗯……?!”
  他立刻清醒了,快速地从床上爬了下来,也顾不上穿拖鞋就打开了门。
  “杰克!……诶?”他惊讶地站在楼梯上看着正在款款用餐的杰克,伍兹和威廉,他的这一声大叫让他们齐齐转头,伍兹刚放进口中的牛排直接因为她的转头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啪叽。”
  威廉在旁边直吸气。完了,牛排掉了。
  “我的牛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园丁把银刀和银叉放了下来,双手捂头,神情特别痛苦地看着地上的牛排。
  几乎是瞬间,伍兹就微笑了起来,朝着站在楼梯上的奈布。
  “奈布!快跑啊!”
  “上帝啊……瞬间黑化!?”
  “重点不在这里吧!?”
  奈布惊恐地看着伍兹带着几乎黑化的笑容捡起了地上的牛排,然后放在了桌子上的另一张纸巾上,在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后又道“继续吃呀,不用在意我。”
  不是……!怎么可能会不在意你啊!!
  “嗯……那我们继续话题吧。”杰克是第一个恢复状态的,他举起了手中的红茶,优雅地摇了摇,让刚放进红茶中的白糖快速溶解。“刚才那批人明显认不出你,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你的连帽衫。”
   “也幸好我昨晚连夜销毁证据,才没让他们强行给这里套上'逃犯藏匿处'的罪名。”
  “他们……已经来过了!?”
  “对啊他们来过了。”
  “不过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他们非要去所有的房间乱翻,美名其曰查找证据,结果却是只要找到了一个类似于证据的东西就直接抓人,太过分了。”
  “嗤,这里可是“佣兵之城”塞雷德罗啊。”什么肮脏的事情这座看似正直的城市没做过?只是都被完美地掩藏起来罢了。这座城市华美的外表,内部都充满了污浊不堪的垃圾。
  别忘了,这里不是欧利蒂丝庄园。虽说外面的规则和庄园差不多,弱肉强食,但是庄园的制度明显比这外面公正得多。
  杰克轻哼了一声,语气中蕴含的不止对护城军的唾弃,还有对这国家变得腐浊的厌恶。
  伍兹则对着奈布做出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先坐下吧,你睡迟了对你的帮助也很大,接下来我们会慢慢给你解释你睡迟的五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奈布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起了这个客厅,两座楼梯的设计同庄园内差不多,但是最不同的是,这里用餐的地方竟然在楼梯前面,也许是因为这里的公寓实在不大,杰克才不得不将能够用来当做寝室的房间全都打扫了一遍并让他们四人住进去,而剩下的一个客厅与两个房间就分别变成了用餐地点,厨房和杂物室。你问我剩下的花园?那当然是归伍兹小姐所属的了。
  而餐具全部都是银制的,是为了能够在用餐时小心避免下毒吗,真的太细致了。
  奈布在内心将周围观察了一遍,才拉开坐在精致的座椅上,面前的餐盘上准备了一块八分熟的牛排。
  是伍兹小姐准备的吧,毕竟杰克不喜欢八分熟的牛排。
  “是这样,在八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着手准备销毁全部的证据了,实际上是我和威廉先生将你所有有关雇佣团的资料和证据全都埋进了地下。当然,先过了危险期你才可以挖出来,不然太危险了。”
  噢……埋了啊……我就说我的连帽衫怎么……诶等等!埋了!?我们这才重逢第一天好不容易+400友善分怎么一下子就?!
  似乎是完全无视奈布惊恐眼神的伍兹将餐刀和银叉弄在一起,发出了“qiangqiang”的声音,听的对面的杰克直皱眉。
    “我们八点到九点半都在埋你的东西,然后到了十点多的时候,他们才来,而能够代表你是雇佣团的证据早就没了。”伍兹笑嘻嘻地将餐刀和银叉扔在了盘子中央,银器相撞的清脆声让奈布听的有点不舒服,“他们大概也想不到可以用埋的方式来隐藏证据吧?毕竟一个弱小的绅士,瘦弱的园丁和一个看似是保镖的前锋怎么想也想不到会用这么耗费体力的方式去隐藏的吧?”
  “伍兹小姐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担心他们会发现……”威廉在这时候插入的一句话让其余三人警惕起来,“他们走的时候其中一个军官像是直觉似的一直看着我们埋东西的地方。”
  “我们埋东西的地方还放了什么吗?”
  “我放的,一个稻草人,除了斯凯尔克劳先生以外的我最喜欢的稻草人。”
  “我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那个军官直盯着那看了,那不是直接在说“这里有东西!”一样的存在吗?”
  “我也是……”
  “???莱德鲁斯罗先生这么好怎么个奇怪法了!?”

(佣杰)“佣兵之城”(1)

  夜深了,杰克却还没睡着。
  最近的佣兵工会遭受恐怖袭击的事情弄得大街上人心惶惶,周围的人自从听说了这事儿之后,竟不约而同地疏远了佣兵朋友、亦或是亲人。
  佣兵是这座城市的主体,这座城市有着“佣兵之城”的美誉。之所以会发生这些事情,无不因为着上一次那震撼国际的雇佣团的所作所为。
  毕竟谁也不想被殃及池鱼,对吧?
  杰克在床上翻了个身,面向着被月色笼罩的落地窗,飘动的窗帘无不显示着它的寂寥。复古而又华美的落地钟敲响了明天的来临,他叹了口气,十二声沉重而清脆的钟声回响在了房间里。
  他知道,要履行约定了。
  “咚——”
  杰克将还在凝神的眼皮睁开,如同红宝石一般的眼瞳绽放出了夜行动物的光芒。
  “咚——”
  杰克用右手将自己从床上撑着坐了起来。
  “咚——”
  杰克把双腿放在地上。
  “咚——”
  轻松地找到了藏匿在黑暗中的拖鞋。
  “咚——”
  他把脚伸进了拖鞋里。
  “咚——”
  稍微用力,站了起来。
  “咚——”
  他径直地走向了落地窗。
  “咚——”
  仿佛刚刚在半夜疲惫地睡不着的不是他。
  “咚——”
  他拉开了雪白而轻巧的窗帘。
  “咚——”
  熟悉的碧色身影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离地面两层楼高的阳台上。
  “咚——”
  杰克一点也不意外地打量着面前穿着绿色连帽衫的人,看见对方手臂和腿上的淤青后,上齿轻咬住了嘴唇。
  “咚——”
  杰克做出了一个进入的手势,对方就拖着算是中伤的身体走进了杰克的公寓。
  “躺下,我就知道这事肯定跟你有关。”杰克在对方进入卧室后就沉下了优美的嗓音道,“奈布.萨贝达,虽说我并不后悔认识你,但还是请你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名为奈布的佣兵听话地躺在了柔软的床铺上,身上的血迹也像颜料似的泼在了雪白的被子上。
  “我只是没料到对面竟然还有三批后援的部队,”四肢传来的痛楚清晰地到达了不堪重负的大脑,他早就想好好躺会儿了,但在见到杰克之前他绝对不能休息。
  毕竟通缉名单上已经有他了,如果在大街上忍受不住困意直接倒下的话,估计一醒来就是噩梦般的监狱和如同残渣一般的生活了。他可不想因为这样的委托而失去自由。
  “那也不是你独自跑去接受犯罪委托的原因,你这伤起码要一个星期才能好,”杰克在床底下翻出了一个医疗箱,从里面取出了消毒剂和绷带就直接用其他药物给奈布治疗。“为什么不叫上我?”
  “怕你受伤啊。”佣兵脱下了带着血污的连帽衫,随意地扔在了地上,在杰克要求他伸出手后就伸出受伤的手,听话地接受了治疗。
  “你肯定是个傻子,别忘了我是个监管者。”
  “监管者也会受伤,对吧?”
  “这不是理由,奈布。”
  “比如被砸板子会头疼,被带球撞人会肚子痛,被信号枪打了一炮后会脑阔疼……”
  “奈布!!”
  “总之——我不想刚被庄园主批准了假期就让你受伤。”佣兵忽然用一种充满了决心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他其实完全不想接受这个犯罪委托,但是他们抓住了他的把柄——独自一人在公寓里的杰克。
  “开膛手从来不会因为对手是谁就放松警戒。”聪明如杰克也已经推理出了让奈布会破天地在假期接受犯罪委托的原因。他不绅士地哼了一声,把最后一个要打的绷带结打好后就给奈布一张舒适的被子和一个刚好大小的枕头。
  “晚安,他们明天要是查到这里来的话我就让伍兹小姐和威廉先生带着你跑回庄园。”杰克让奈布坐了起来,将那张沾染了血迹的被子和地上的连帽衫捡了起来,拿去毁尸灭迹,“不过我可不相信脱了连帽衫的你他们还能认得出来。”
  “你居然这种时候还开玩笑啊——那小美女要不要今晚和我睡在一起充当保护我的骑士啊?”
  奈布看见了打算用衣服上的剪刀撕开他的连帽衫的杰克后,急忙叫喊“别别别我错了那件连帽衫我超喜欢的啊——!”

摸一只设想杰克√(第二次认真使用马克笔预告√

忽然发现熊猫画错了……麻蛋我明明英语书上就有熊猫啊为啥!!!会画错啦!

超级古怪的梦(存√)

存一下古怪的梦  soraru因为一种很奇怪的病所以必须要带口罩,但是这个病却不是传染病。而这种奇怪的病世界上唯一的解药就是mafumafu的呼吸,所以在soraru发病的时候,mafumafu会拿着一个很奇怪的一个像体温计一样的一边是(像那种急救的输氧口罩),一边是体温计一样的东西。soraru和mafumafu一同度过了十几年,兄弟设定,但是在有一天mafumafu没有在soraru发病的时候赶过去 但是事后soraru也没有说,那个病症就越来越频繁了  直到第三次mafumafu也没有赶到的时候,soraru哭了出来,他要死了,但是周围的路人围在一边却不敢上前  在最后一刻,mafumafu才找到并从医生那里知道了病情,刚好赶到时,soraru却死在了他的面前,他眼睁睁看着急救车送走了他唯一的家人。

欢☆迎☆来☆到☆我☆迦!!

在灵契灯光秀开始最后一分钟摸了一只最原酱√围巾是胖次花纹噢www然后符离耳朵真的只是因为先画了耳朵不忍心擦——

有人想看 刺客x启灵咩   对你没看错就是岛2的((유∀유|||))         (其实是我记几想写x)

我永远喜欢儿子jpg  半夜摸了一只大儿子√(我知道我画画很丑但是我就是想摸啊!!(你这人玩了这么久岛2结果连儿子女儿都没画过这下终于画了结果这么丑你好意思吗你x))坐标绿水灵来玩呀www              噢其实我就是想看看儿子的笑容……因为岛2里这个表情完全没有笑容((유∀유|||))       至于帽子……因为我只喜欢耳朵呀(而且大儿子是狮子!狮子!!qnqqqqq                                (然后被基友吐槽你一个启灵狮子什么狮子了哭唧唧)

梅林!!!梅林!!!!真的是梅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冬爹的本子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试图艾特冬爹 @凛冬季节
*٩(๑´∀`๑)ง*不知道要说啥但是想告诉冬爹真的真的真的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疯狂模式的土拨鼠尖叫jpg)

© 八流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