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3」∠)_至今不会打领带的豆子
我、我很垃圾的
我爱艾因!!他怎么这么好!!!
岛2来绿水灵找我玩呀w
沉迷启灵无法自拔x
别、别说耳朵了,
我只是很喜欢猫咪/符离耳朵啊!
入的坑挺多的、

[瑞嘉]任务、完成?大概、(abo与杀手设)

杀手pa  abo设

小学生文笔抱歉orz、可能存在ooc请注意quqqqq!
实不相瞒我想发车、等我酝酿酝酿

————————————————

  月光洒落于高房楼宇间,白洁与黑暗交织的世界见证着入侵者的盛宴。

  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随着玻璃清脆碎裂声的伴舞,一道身影从那个落地窗跃出,身旁的几颗子弹不可避免地划过了他的躯体。

  房间里的守卫持枪再度发出射击指令,几个红点在格瑞身上滑动。

  格瑞皱了皱眉什么都没有说,回头一望,从他紫罗兰色的眼眸里只能看到冷到极致的冰霜和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得逞意味。

  “到你了,自大狂。”他就只吐出了这几个字,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信任。

  “还要你说?”

  直升机的螺旋声和刺耳的爆炸声共同奏响了一曲并不美妙的乐章。只见原本从高空坠下,必死无疑的杀手竟然抓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直升机降下的梯子,随着其飞行轨迹穿梭在钢铁丛林之间。

  格瑞爬了上来,在进入直升机内部后顺手关上了不断吹着冷风进来的门。他将帽兜放了下来,银白色的发丝得以重见天日,“嘉德罗斯,这次的爆炸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过分?雇主说死要他脑袋活要他成狗,再说了,”嘉德罗斯嗤笑一声,借着前面的镜子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我不认为你不知道他第四个奸杀的是人雇主千金。”

  “……你说的没错,但是这么一炸、”

  “人都买通了,没人敢惹上这些邋遢事儿,而且就算真引来了,我们也跑的掉。”

  “嗯,但愿如此。”

  直升机内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嘉德罗斯降下了直升机,打开门向后跟人说完就往下跳。

  “到了,走老路。”

  “好。”

  格瑞跳下后,跟着嘉德罗斯走了很长一段路后,见嘉德罗斯闪进了一栋木房,也跟着进了去。

  整洁无比的休闲居所,任谁也想不到这看起来就很舒适的的双人床下就隐藏着一个智能度极高的电梯。

  格瑞和嘉德罗斯在启动了床头柜的扫描系统后,双人床从中间分开,床脚拼装成了一个阶梯的样子,怎么看都和这所建筑氛围不一样的球型冒出,迅速拆分拼装成了一个圆柱形的电梯,对着他们打开,电子女音随之响起。

  “欢迎回来,烈斩大人,rose大人。”

  极为巧妙的是,这所房子所设计的所有窗都因视角问题无法看见双人床的情况。

  他们都踏进了电梯,电梯在他们站定的瞬间就开始了运作,供氧情况与地下的各种属性面板弹出,在下降到一定位置时,双人床就重新合并了起来,原本还算光亮的环境重新进入了昏暗。

  嘉德罗斯很喜欢这种环境,过于明亮或者黑暗的环境都不足以挑起他的兴趣,所以他在设计这栋电梯时就将初始亮度调成了昏暗。

  他拉住了格瑞的手,食指不安分地扣进格瑞的手套,在他手腕那轻蹭,在接收到了他暗下来的眼神后,嘉德罗斯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吻上了他的唇。

  几个月没见了……?大概两个月多没亲密了吧、伴侣之间的活动少的让嘉德罗斯显得有些急促。

  有些干燥的柔软被紧贴,他也不讨厌这样的感受,于是格瑞将信息素释放出来,缓缓包裹着正试图突破自己防线的嘉德罗斯,搂住他开始软下来的腰,将主动权再度掌控在自己手里。

  “唔嗯、”

  让人面红耳赤水声和隐隐约约的轻哼在这昏暗的恰到好处的电梯内响起。幸好这里没安监控,不然又会有人遭殃了。

  舌与舌的共舞总是让人沉迷,在听见电梯提醒即将到达的声音后,格瑞这才松开了被吻到有些无力的嘉德罗斯,任由他靠在自己身上歇着。

  在到达提醒出声的那刻,嘉德罗斯就站好了,原本还带着些许满足的神情被不羁所替代,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格瑞无奈地叹了口气,在电梯门开好后与他一同走出。

  “no.1与no.2报道,任务完成。”

 
tbc.
 

现在看起来、我以前画的是啥玩意儿_(:3」ㄥ)_


在化学月考里摸得格瑞☆没滤镜要完蛋系列

是迷你杰克!(滤镜拯救世界)

是一只跟杰克提出要亲亲之后就在下一局不溜他了的奈布?!

www迟到的520快乐

我我我我我我我终于呜呜呜

摸一只设想杰克√(第二次认真使用马克笔预告√

忽然发现熊猫画错了……麻蛋我明明英语书上就有熊猫啊为啥!!!会画错啦!

超级古怪的梦(存√)

存一下古怪的梦  soraru因为一种很奇怪的病所以必须要带口罩,但是这个病却不是传染病。而这种奇怪的病世界上唯一的解药就是mafumafu的呼吸,所以在soraru发病的时候,mafumafu会拿着一个很奇怪的一个像体温计一样的一边是(像那种急救的输氧口罩),一边是体温计一样的东西。soraru和mafumafu一同度过了十几年,兄弟设定,但是在有一天mafumafu没有在soraru发病的时候赶过去 但是事后soraru也没有说,那个病症就越来越频繁了  直到第三次mafumafu也没有赶到的时候,soraru哭了出来,他要死了,但是周围的路人围在一边却不敢上前  在最后一刻,mafumafu才找到并从医生那里知道了病情,刚好赶到时,soraru却死在了他的面前,他眼睁睁看着急救车送走了他唯一的家人。

欢☆迎☆来☆到☆我☆迦!!

在灵契灯光秀开始最后一分钟摸了一只最原酱√围巾是胖次花纹噢www然后符离耳朵真的只是因为先画了耳朵不忍心擦——

有人想看 刺客x启灵咩   对你没看错就是岛2的((유∀유|||))         (其实是我记几想写x)

我永远喜欢儿子jpg  半夜摸了一只大儿子√(我知道我画画很丑但是我就是想摸啊!!(你这人玩了这么久岛2结果连儿子女儿都没画过这下终于画了结果这么丑你好意思吗你x))坐标绿水灵来玩呀www              噢其实我就是想看看儿子的笑容……因为岛2里这个表情完全没有笑容((유∀유|||))       至于帽子……因为我只喜欢耳朵呀(而且大儿子是狮子!狮子!!qnqqqqq                                (然后被基友吐槽你一个启灵狮子什么狮子了哭唧唧)

梅林!!!梅林!!!!真的是梅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